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小说最新章节_新热门小说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 - 常乐号 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小说最新章节_新热门小说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 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小说最新章节_新热门小说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

常乐号

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小说最新章节_新热门小说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

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小说最新章节_新热门小说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安吉拉安吉拉)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一个方块状的履刑者”创作的《星穹列车上的司书》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她的命途也允许了她直接搞以太批发,凝缩以太什么的都可以从“宇宙的意识河流”直接进货。实话实说,以太这东西和cogito挺相似的。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安吉拉在制作光锥时可以不计代价往里面砸能量,从而强行控制这张光锥的级别。反过来也是可以的,说白了就是烧掉光锥复现其中的镜像,产生包括但不限于实体...

星穹列车上的司书

阅读精彩章节

经过反复实验研究,安吉拉成功总结了自己搓光锥的规律。

普遍已知的概念类事物在被她用以太储存记录的时候产生三星的狗粮光锥(尽管但是,依然不便宜,可以转手给公司,卖个好价钱)

平时的生活点滴,或者是某些比较重要的个人经历,产生的光锥属于四星,因为涉及隐私,并且四星光锥本身也比较珍贵,她不会卖,而是收藏,撑死也就是送人。

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某些壮丽无比的奇迹景观,还有影响命途行者人生轨迹的事情,都会产生五星光锥。

由于五星光锥这种极品货绝大多数都是需要本人配合,安吉拉才能读取到足够的记忆,她决定统一搓两份,一份留给提供记忆的人,另一份……

自己保存收藏~

当然,如果有现成的光锥,安吉拉可以直接视其级别进行复制。

她的命途也允许了她直接搞以太批发,凝缩以太什么的都可以从“宇宙的意识河流”直接进货。

实话实说,以太这东西和cogito挺相似的。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安吉拉在制作光锥时可以不计代价往里面砸能量,从而强行控制这张光锥的级别。

反过来也是可以的,说白了就是烧掉光锥复现其中的镜像,产生包括但不限于实体、录音、影像、以及能量本身等等等等的事物。

但是能力再强也有上限管着,如果通过正常途径搓五星光锥,她榨干自己一天也就能拿出三五张来。

令使这种生物果然还是有极限的啊!

(忆庭的忆者被这种凡尔赛发言打败了:你以为五星光锥是什么烂大街的白菜么?!)

要说她是怎么知道有一个上限的……

一次性搓了太多的[琥珀][智库][灵钥],安吉拉当时就脱力瘫在沙发上睡着了了。

(略感疲惫……)

好在是成功肝出来自己一年的生活费了,回头去了黑塔空间站,可以交换信用点,然后给自己的窝添置家具和书。

等到她再次(为什么感觉有好多次‘再次’了?)醒过来,其他人正在另一个沙发上喝下午茶。

揭起身上的毯子,稍微辨认了一下亮眼的蓝粉色和毛茸茸的触感,就知道这是小三月给她盖上的。

再看这群人……除了姬子都苦着一张脸欸。

丹恒不算,他本身就是一个面瘫。

三月还在拼命给她使眼色,示意她快跑。

安吉拉表示不怂,然后就在姬子的邀请下主动端起一杯手磨咖啡,同时也在其他人同情的注视下一饮而尽。

……

放下杯子,强忍下了把嘴里的不明物喷出去的冲动,安吉拉面不改色(其实发青了)地咽了下去。

安吉尔呢?

不能只有她一个没有经受这种考验!

链接一下运行内存……哦,原来已经被一口放倒了哈。

我真傻,真的……

都知道了这玩意儿不能喝,为什么要逞强硬灌?

安吉拉失去了色彩。

……

借口要整理昨天那些记忆晶体,安吉拉逃过了第二杯。

刚进房门,就听见一个少女声不知道搁哪儿念叨:“豁?AI知性体?不是人?”

安吉拉当即从命途附赠的小空间里抽出正义裁决者作招架状。

一个虚拟投影自上而下出现在安吉拉面前,坐在桌子上,还翘着二郎腿。

安吉拉不由得握紧武器:“你谁啊?”

“银狼,其实你不知道也无所谓,本来是艾利欧看见了一个家伙突然接入了他的剧本,就让我来看看。”

说着,她抬起小臂,用手炮瞄准了安吉拉:“本来没什么兴趣深究,但是现在有了。”

紫色的像素向她飞来,安吉拉惊奇地发觉它直接穿透了本来挡在它路径上的正义裁决者……

被击中的瞬间,安吉拉的视野里冒起了代表错误的乱码和警告框。

【动作模块遭到入侵!】

【记忆库遭到入侵!】

【思维矩阵正在遭受攻击!】

拼技术,安吉拉还真的玩不过银狼,她决定剑走偏锋冒个险。

【修正:停止运行额外插件“认知滤网.exe”】

银狼正翻看着存在记忆库里的异想体照片,忽然,她发现这些图片的一部分防火墙主动解除了封锁。

“嚯哟,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然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刚才看起来还有点丑萌丑萌的异想体突然就变的异常狰狞,其中就包括了……

[CENSORED]

遭受了一定量精神污染的银狼一时间自顾不暇。

趁着骇客攻击暂时停止,安吉拉强打精神,用力抬起正义裁决者就一记横斩砍向对方的投影。

高贵的蓝伤大爹从不在乎它的敌人到底是用什么形式吃下它一发攻击的!

给老娘西内!

一击,投影便烟消云散。

暂时击退了……

顾不上注意银狼会不会再次远程入侵,安吉拉开始修复自己的运行模式。

【管理员指令:重启“认知滤网.exe”】

【管理员指令:在程序构建范围对外界读取行为执行“认知滤网.exe”】

全都搞定……

安吉拉松了口气,这才开始回复来自安吉尔的询问。

她刚刚也感觉到了啊……

也不说来搭把手。

……

银狼从精神污染加蓝伤造成的头疼中缓过来时,看着自己的屏幕,只感到后怕。

真的是再多看一眼就会爆炸啊……

脑袋差点就炸了……

此时,这块屏幕上正在迅速不断地弹出黑红色的[CENSORED]提示框,哪怕已经完全覆盖了原本的屏幕范围,也依然出现着,覆盖着自己,又像是在试图挡住什么,显得杂乱无章,癫狂无序。

即使只看着这些,银狼也能感受到这种被称为异想体的生物的暴躁,混乱,黑暗以及……

可怖。

得亏有命途护体,加上只是瞅了一眼照片而非音频或者本体……

不然就真的栽了。

这个脑叶公司居然这么猛么?这种大爷级别的东西也敢拿着榨能源……

也难怪那个世界那么乱了。

朋克洛德之所以还能保留最后一份秩序,就是那里的人还对人类的生命持有一点尊重。

显然的。

“都市”

它没有。

小说《星穹列车上的司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